動動手,把滑鼠放在圖片上,可能會有說明跳出來喲!
這裡側記了我個人得自平凡生活中的體驗與成長。
但是無論是客觀的資訊或是主觀的感受,都有可能會隨著時間改變。
現在的我也許已不認同當時的想法,現在的世界也許已不依循文章中記述的做法,
瀏覽時請抱著輕鬆的心情,參考時請注意文章的時效。
若有被我直言冒犯,在這裡先說聲抱歉了。

豚兒放學回來告訴我,今天老師公布了這學期上半的成績。我一聽「公布」這兩個字,馬上變得敏感又激動:

『怎麼公布?  她當著全班的面把你們的成績一個個唸出來嗎? 』難道每個地方都一樣糟?

『沒有!她小小聲地說......是這樣的:我們排隊,一個一個走到Ms. Elasina前面,然後她小小聲地在我們耳朵旁邊說出分數。』

喔~~~我鬆了口氣,趕快把擺錯的焦點改回來:

『那你的分數是多少呢?』

『90%。』

我看著他,露出了大大的驕傲笑容。豚兒又急忙補充:

『可是這只是這個 term 的成績,這個學期還有一個 term,如果我下一個 term 零分的話,那我這個 semester 還是會不及格的!』

我篤定地笑著說:『應該吧!』

去武術課的路上,我告訴豚兒這次家長會時我問過他的數學老師,如果這學期他fail的話,那下一個學期(九年級時)他的數學課是上八年級的還是九年級的?

當時Ms. Elesina就很確定地告訴我:『He won't fail his math!He certainly will pass!』

她說她知道豚大部分的文字題都看不懂題目,她也贊成我在家裡協助豚寫作業,她覺得這些都不是問題。因為她看的只是上課的表現和她平常抽考的成績,她說這些都是我幫不上忙的地方,而她覺得豚的表現都很好。那是差不多一個月前的事,當時她依據手上現有的資料,告訴我豚的成績最少有85到88%。而這些成績,完全是豚兒靠他自己的能力做到的。

難怪豚兒說 Ms. Elesina 從不收作業回去改,都只在上課時讓大家把作業攤在桌上,她就繞著教室瞄一眼而已。沒寫的人就在她經過時告訴她沒做作業,Ms. Elesina 也不會怎麼樣。

這讓豚兒覺得很不平衡,尤其是在我們連趕兩個小時作業時,他就會覺得想放棄。反正不像在台灣,還會罰寫罰不准下課甚麼的,這裡沒寫也不會怎麼樣。

其實老師都有在看。

我問豚兒:『你上次數學成績及格..是在甚麼時候?』

他笑著說:『好像是在辨認這是甚麼圖形?這是長方形、這是圓形、梯形...的時候。欸~~不包括要算面積邊長那些的。』

我只記得好像從中年級起豚兒的數學就帶著其他科目一起下滑,所以當我要找一張成績單去說服國中校長讓他在家自學時,信手捻來毫不費力,每張成績單都夠「難看」。

 

豚兒又告訴我,他覺得這裡的考試方式和在台灣時不一樣。在台灣時老師發下考卷後就回座位坐下了,這裡老師發了考卷後,還一直走來走去,解答問題。

而且不只有數學老師,還有資源班的老師Ms. Ford也在班上走來走去。

豚班上有六個同學會需要Ms. Ford的協助,豚第一天上Ms. Elesina的課時,根本分不清東南西北,老師說開始做第幾頁的題目,是Ms. Ford發現豚兒根本翻錯了地方,及時指點迷津。

所以豚兒考試根本有恃無恐,遇到他看不懂的題目,自然有 Ms. Ford 幫他解惑。 (「解題」還是要靠自己)

上次家長會時我和Ms. Ford 談過,她是個熱愛數學的老師,她覺得豚兒有很好的數學潛能,只要引導他領略到數學的優美與樂趣,就可以把他的能力激發出來。

我想Ms. Ford大概快成功了,豚兒現在已經不討厭數學,而且覺得目前學校教的數學並不難,他都能掌握,也沒甚麼負擔,因為作業的分量不到小學時的一半。而且為了下課回家可以打電玩,他還每天利用午飯後的時間待在圖書館寫作業,現在他的數學作業幾乎都是在放學前就做完了。這跟他小學時拖拉的習慣相比,簡直是脫胎換骨!

* * * * *  * * *  * * * ** 

跟豚兒笑談這些,最後,他自己感嘆道:

『真沒想到一個待在家裡兩年沒上學的人,居然可以跟得上程度,而且數學不但及格了,還可以這麼高分!』

 

老天待我們真好,給我們了另一個重新站起來的機會,看豚兒的腳步從躊躇蹣跚,到現在可以慢慢走穩,我心裡真是說不出的感激啊!

 

凱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1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1)

發表留言
  • RUBY
  • julie mommy

    看來哥哥在加拿大適應的很好耶
    感覺和在台灣時很不一樣
    真替您們開心