動動手,把滑鼠放在圖片上,可能會有說明跳出來喲!
這裡側記了我個人得自平凡生活中的體驗與成長。
但是無論是客觀的資訊或是主觀的感受,都有可能會隨著時間改變。
現在的我也許已不認同當時的想法,現在的世界也許已不依循文章中記述的做法,
瀏覽時請抱著輕鬆的心情,參考時請注意文章的時效。
若有被我直言冒犯,在這裡先說聲抱歉了。

豚兒星期五晚上曬衣服的時候,發現大姑爹送他的黃色Polo衫的釦子縫線已經鬆脫,扣子懸在線上晃蕩。他跑來問該怎麼辦,我把扣子拆下收好,吩咐他繼續去把洗好的衣服曬完,等這件衣服乾了再縫起來。

星期天吃過了午飯,豚兒就來找我要扣子,原來他自己排定下午要做完的事就是縫扣子和補書包。

  

於是我們搬出針線盒,在客廳坐下,我補茱兒的手套,豚兒掏空了他的書包,在線盒裡翻找他想要的顏色。

豚兒一邊穿針一邊講:『希望我還記得Ms. Rizzo教的東西。』然後就在針眼旁打了個死結.......

 *****

豚兒學校的八年級新生,入學的第一學期就有家政課。前半段是由Ms. Rizzo帶的,課程內容包括縫紉和烹飪。

當時的家長介紹會上,Ms. Rizzo解釋這堂課的目的,是給孩子們基本生活自理的能力。像是縫紉課會教基本的手縫和縫紉機的操作法,她對學生的要求就是:當有一天扣子掉了、衣服下襬鬆脫了、褲子裂開了,不論男生女生,都應該要能夠自己修補處理;當手邊有縫紉機可用時,也要有能力做基本的操控。

雖然豚兒這門課敗在食品衛生安全的測試上,沒能過關,可是他自己設計縫製的工作圍裙卻得到Ms. Rizzo極高的誇讚。

而且照今天的表現來說,除了打結的方法全忘光了,其他的地方豚兒可是記得很清楚呢!

 ***** 

這是書包的上蓋,側邊的接縫裂開了一道約十公分長的口子,布邊也毛掉了。

這個結可是他自己打的。

扣子的針腳就更漂亮了。

這兩樣東西都是他一手搞定,沒讓我動手或操心。可是接下來他的企圖就太大了:

 

這長褲也是大姑爹送他的,因為太喜歡了,幾乎天天穿,這些神秘的破洞也不知道是甚麼時候悄悄跑出來的。他發現了一卷手縫線與這布料的顏色幾乎一模一樣,欣喜異常,可惜戳來戳去鼓搗了一陣子,確認Ms. Rizzo沒有教過織補,他自己也辦不到。

怎麼辦呢?只有找塊顏色相近的布來打補釘囉!他又嫌醜,只有悻悻然放棄了。

 

 

凱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1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1)

發表留言
  • ruby
  • 哥哥真的長大了許多 還會自己修補衣物 感覺有很大的進步
    給他一個讚