這完全是茱兒的想法、設計,交由媽媽凱兒負責代工製造,所以這是我們母女共同的智慧結晶。

         

話說這星期三結業式的當天,茱兒的班上要搬演一齣「獵人與大野狼」的故事。其中茱兒要扮演的年輕獵人,最後因為自滿和輕敵而被大野狼吃掉。星期一的回家作業就是完成自己要用的道具,茱兒一回家就找我求救。

茱兒說她的同學張維辰上次帶來一個好漂亮的野狼帽子,據說他的阿姨是畫水彩高手,所以幫他做出來的野狼看來跟真的一樣。茱兒用企盼的眼神盯著我:『媽咪,妳也是水彩高手對不對? 妳也幫我畫一個野狼好不好?』(還懂得先灌一下迷湯,這社交技巧不錯呀!)

我還認真地跟她一起討論那野狼是什麼樣子、是不是立體的、有沒有蓋住臉.....。過了好一陣子後才想到:『妳不是演獵人嗎? 那為什麼要做大野狼的道具呢?』

『對喔~~ㄆㄞ  ㄙㄟˇ!  我只是太喜歡那個大野狼帽子了....』

於是我們改討論獵人的頭套要怎麼做。

茱兒眼珠子轉兩下,就冒出了一串設計重點:

頭套就是一個圍在頭上的圈圈.....圈圈的前面要貼一個獵人的樣子.....獵人是女生.....獵人要笑笑的.....然後大野狼要吃掉她的時候,臉要變成很害怕的樣子.....不然就是嚇一大跳,"喔!"的樣子.....嚇一跳的臉要貼在笑笑的臉下面.....看到大野狼的時候,就可以把笑笑的臉撕下來,變成害怕的臉.....兩個臉要剪成一樣大.....獵人要戴帽子,像是印地安人的帽子.....還要有長長尖尖的羽毛......

畫草稿時,茱兒還把她的書搬出來,指定眼睛和嘴巴要畫成什麼樣子。

至於獵人的道具,茱兒捨棄了哥哥大方出借的AK-47衝鋒槍,先是試圖自己用圖畫紙剪貼,最後選擇家裡一個已經斷弦的小玩具弓,用橡皮筋充當弓弦。再配上她帥氣的露指手套,晃著兩根小羽毛,就完成了整套裝扮。

等表演完了回家後,我問起她有沒有人說妳的道具很漂亮? 她的回答是:『有啊! 我還得到最佳造型獎喔!』雖然沒有獎品獎狀、只是鼓勵而已,我們還是非常高興喲!

凱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