發現這兩年來身體變化很多,感覺人一下子老了下來,很多時候都有一種力不從心的遺憾,驚覺到青春的小鳥真的一經一去不回頭了。想想Harold在跳槽去萬芳的時候好像也是這個年紀,莫非這就是他當初的心境,滿是想要抓住青春的尾巴的驚惶?

2011是震驚和發現的一年,壞消息一件接一件地傳來、揭露,和平美滿富裕繁華的假象一一被撕開,讓我發現周遭每個人本質與表象的落差有多大。

2012是轉變的一年。上學後我徹底改變對自己能力的信賴,雖然到現在還是活在denial之中,至少算是一個rebound的起頭。

小朋友突然間都長大了。茱兒正式進入青春期,開始要穿小胸衣,身高已經到我的耳朵。豚兒的十八歲齒已經迫不及待地冒了出來,鬍子也越來越清楚了。爸爸明顯地衰老,而且開始自閉,媽媽的精神狀態越來越不穩定。J 呢?L 呢?

凱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