這兩個星期,我常常在半夜被豚兒驚醒,他多半緊緊抓住我的手、或是依偎在我身旁,有時還流著淚,喃喃說著希望我永遠都不要死,不要離他而去。
 
開始時我很吃驚,問他為什麼這麼晚還不睡。他告訴我他不知怎地就想到他慢慢長大,總有一天爸爸媽媽都會死,他就覺得好難過、好害怕,就一直睡不著。

現在我已經不再吃驚,只輕輕地問一句:「難過、睡不著?」然後也緊緊地回握或回抱他,讓他知道:至少現在媽媽還在。直到他漸漸睡著。
 
記得我小的時候,也常常會從家人死亡的夢境中哭醒;或是腦中突如其來地竄入這類念頭,在夜裡張著淚眼瞪著黑暗,想著爸媽家人終將死別,難過得不能自已。
 
其實到現在,這種情形還是斷斷續續會發生,我的反應也沒有進步或是成熟一些。常常會瞪著眼直到天明,或是起身開燈茫然枯坐,直到天際的曙光驅走這駭人的夢魘。
 
豚兒已結束無憂的童年、踏入了青春期,現在已經長得比我高10公分了。看著他漸曉人事,開始承擔內心、外來的風雨,慢慢走上我走過的路、犯我犯過的錯,我這個過來人,能為他遮擋什麼?
 
我只能緊握他的手,冀望能提供給他一些支持,陪著他迎接每個挑戰、承受每個傷痕。而我呢,只覺得自己好脆弱,除了無力的感覺外,只有滿滿的心疼....
 
找個宗教來倚靠好了。看是要一切委託給更高更強的權威,凡事都有天父為我做主的基督或天主教;還是一切因緣都是空無執著、該來的總逃不了,看淡放開了就可得到平靜喜樂的佛教?
 
哪一個可以強過暗夜裡亮起的燈火,撫平我受驚的心緒?替我兒子遮擋住傷痛與驚嚇?我也好想知道......

凱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