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日出而作、日入而息」,這是我自小被灌輸的勤奮規律的理想生活韻律。換到緯度49.28度的溫哥華,卻完全不實用。

明天就是冬至了,現在差不多是一年中白天最短的時候,今天12月21日,早上8:04日出、下午4:16日落,白天的時間只有8個小時12分鐘。而今年的夏至6月20日,早上5:07日出、下午9:21日落,整日操勞的勞工得要工作16個小時14分鐘才能下班歇息,恐怕不能見容於勞基法。

所以,我們只有捨棄太陽,改為跟著時鐘的腳步前進。

其實大人的生活作息差不多都固定,學齡的孩子就需要外來的作息規範。放任不管的話,我家兩個娃娃自小就都是夜貓子,都要等到灰姑娘的馬車變回南瓜了,才會閉目充電,就算是晚上七、八點就上床也一樣。要是我跟著陪睡,通常是我睡了一覺醒來,發現身旁的小孩還是玩得很high。

所以我們老是為上學遲到所苦,甚至還有一位豚兒的老師送他一個鬧鐘,以為鬧鐘可以叫得醒他。

英國王妃黛安娜車禍身亡時的相關報導中,我印象最深刻的是:王室人員並沒有在夜裡立即將噩耗告訴兩位小王子,而是到第二天早晨王子們的正常起床時間七點半,才告訴他們。

七點半!正常起床時間!

七點半是台灣小學的正常到校時間(7:30~7:50),輪值糾察隊和清潔隊員的開始值勤時間,中學的遲到鈴響時間,也是我的中學生活印象中,每天第一張考卷開始作答的時間。

我家的小孩如果沒有在七點以前起床,那天的早上就會趕得很辛苦。所以這個七點半起床,真讓我羨慕。

搬到溫哥華後,小朋友們生活上的重大變化之一,就是每天可以晚一點起床。這裡的小學中學上課的時間都比較晚,每天八點多才要出門,經過了一段時間調整後,我們發現,只要每天7:40爬得起床,就可以悠哉地完成一切梳洗、做完也吃完早餐、準備好午餐,然後從容地走路上學。

有一個朋友,

祖逖聞雞起舞,我們住在內湖山邊時,每天早上還可以聽到農戶養的公雞叫,可惜那雞叫聲時早時晚,總跟日出搭配不上,有時甚至到中午才叫。在這裡,春秋夏天,在Still Creek棲息過夜的烏鴉群,早晚往返覓食地的時候,那成群的叫聲和翅膀拍擊聲,倒是非常壯觀準時。

這裡的緯度是49.28,雖然氣候異常的溫和,但是晝夜的變化卻跟同緯度的地區一模一樣。跟台灣比起來,晝夜長短

根據氣象頻道的資料,晨光出現在7:25

 

 

凱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