今天茱兒的學校聯絡簿上貼了一張英文老師的留言條:


看了條子上的字,我的第一個反應是:「究竟誰是那個領薪水的專業教師?是家長我、還是老師你?」
 


我知道我知道,一個老師要對五班一百多個小朋友,負擔很重,每個小朋友分不到多少時間的。雖然找不到工作的流浪教師一大堆,可是學校教師的工作量早已超過負荷,沒有足夠的人手分擔。(好弔詭的現象)
 
所以家長把小孩送到學校,學校老師在上課時間能教就教,教完考個試,再回個條子告訴家長:貴子弟什麼什麼地方沒學好,需要加強,你要多幫他複習啊!
 
怎麼複習?對!茱兒運氣好,有個留美碩士的媽媽,沒上班成天留在家裡,多得是時間幫她複習。甚至全部由我來教時間都夠!
 
別的學生呢?家裡都有個人會英文?每天下班後還有力氣幫她複習英文?還有數學,國語、生活、體育、...
 
茱兒的導師曾經告訴過我,家長如果在家裡有幫小孩複習課程內容、多帶小孩寫測驗券之類的,小朋友在學校的表現多半都比較好。
 
不禁讓我感覺到:台灣的家長在小學教育中真的非常重要。小姑曾經告訴我,外甥女的老師曾在聯絡簿上留言:作業錯誤太多,請家長檢查作業時多用心!
 
這就是台灣的老師們的教育哲學吧?
 
多管齊下:學校、安親班、補習班、家長。每個地方都教、時時刻刻在唸,功課自然會好。
 
考試的目的,就是要告訴家長:你要針對什麼地方幫她加強。
 
只是讓我疑惑的是:專業的老師都教不會的地方,安親班的阿姨或是普通家長就教得會嗎?
 

 
看看茱兒帶回來的考卷,已經在學校訂正過了:

我問茱兒:老師考試時是怎麼問的?她說她也不知道。也對,知道就不會錯了。可是老師都帶著妳訂正完了,妳怎麼還不知道是哪裡錯了?
 
仔細看看題目,再翻翻簡單清爽、沒幾個字的課本和習作,我還是猜不出老師所指的:「數數方面不夠熟悉」是指什麼?
 
是茱兒聽不懂one、two、three、four、five的發音?搞不懂這些數字的中文意思?算不清楚數量(這應該不是英文課教的)?還是聽不懂整句話的意思(嗯~我也不知道老師究竟是怎麼問的)?
 
從小念全美語幼稚園的茱兒,平常是很少開口跟我說英文啦。可是要說連one、two、three、four都不會,也是不可能的。除非我說得很含糊,否則我要她「Please give me five cookies.」她可是沒錯過的。
 
除了英語課本、習作和課文CD,我沒有教師手冊也沒有教具,更別提英文教師的訓練和資格。想破頭,我也不知道該怎麼幫茱兒熟悉英文的數數能力?


 
這件事讓我想到溫哥華的經驗。
 
豚兒上過他們小學的暑期英語課程、我認識中學的、小學的、補習班的老師、還有家有小學生的友人每年深入地跟我分享她們的心得。
 
基本上,那裏的家長不知道小孩在學校裡正在學些什麼:是二位數的加法?還是名詞複數形?課本和習作都放在學校,沒有回家作業、沒有考卷要簽名,除非小孩回來講,否則家長無從得知學校的進度到哪裡。只有期末時,學校的成績報告單會列出小孩這學期學習的內容,以及表現的狀況,也會提供一些具體的加強方法。
 
這是豚兒上了四星期ESL暑期課程的期末報告單:

上半部詳述課程的內容與學習的目標:

下半部是老師對豚兒學習的觀察與評估,還有幾個具體建議:

 


 
很多亞洲的家長對沒有作業一事免不了焦慮,會問老師在家裡要如何加強功課。老師的回答是:在學校已經學了一天了,放學回家就去玩玩、運動運動,要不然學學才藝也好,沒有必要一再重複學習學校的課程了。
 
有位友人的學區學校還有供應午餐,所以小朋友每天就拎著一個水壺上學放學,因為實在想不出有什麼需要帶的。可是以台灣小學生書包的標準,這樣雙手空空地哪像是上學呀!
 
有考試嗎?有。但那不是考來排名或是做績效用的。考試是老師用來告訴自己,這個學生有哪個地方沒學好、需要幫他做哪些補強;有哪個問題全班一大半人都錯了,可見當時沒教好,可能要換個方式重新教一遍...
 
也就是說,考試是老師拿來做教學計畫的參考,所以沒有必要給家長看。是老師要想辦法把學生不會的地方教到會,增加些練習時間、換一種解釋方式、午休時抓來做補救教學、請個班上同學幫忙...總之,老師不會隨便把問題丟給家長,那樣是很侮辱自己的專業的。
 
等到學校老師跟家長連絡了,也很少是課業的問題,多半是小孩的身體病痛或是行為問題,這,才是最需要學校與家長同心協力、雙管齊下的地方。

發洩完了,心裡好過一點了。

現在來做個實際一點的結論:我是個很懶的媽媽,居然對小孩的課業如此漠不關心,還好意思質疑老師的善意提醒,喋喋不休抱怨一大堆,真該好好反省檢討!

凱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